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唯美小说

情生几世,岁月如歌忆江南(二)

2022-05-24 13:03:11美文网
(二)人事已非,莲花 果然,女人的一生中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爱,一个是死。 又一次,我梦见了那个温和的男子,那个失去记忆叫做江南的男子。他离开已经太久,久到我只能在梦里回味他的样子,然后心酸的醒来。独自面对着壁面光滑如镜, 就是鸟儿也飞

(二)人事已非,莲花


果然,女人的一生中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爱,一个是死。


又一次,我梦见了那个温和的男子,那个失去记忆叫做江南的男子。他离开已经太久,久到我只能在梦里回味他的样子,然后心酸的醒来。独自面对着壁面光滑如镜, 就是鸟儿也飞跃不了崖谷绝壁。我守着这座小屋,看着那些嫩黄的花开开落落,年复一年。‘莲。。我僵直身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身银衣,黑发逶迤,额间坠着一块凉玉,面容冷峻,果然是世间少有的金质玉相,这就是我爱的男人啊,江月楼的月殿,而我,不过是他手里的王牌杀手。莲。。你还不肯原谅本殿?我躲开他欲搭在我肩上的手,就是这双修长白皙的手结束了江南的性命。我抱拳屈膝属下不敢,属下只想从此长居于此,再不出谷,请殿下恩准。我能感觉他注视我的目光,冷冷又绵长。莲,你对他动情了?你明知道他必须死,他。。。请殿下恩准我知道我不该激怒他,他瞬间扼住我的喉咙,强迫我看着他,莲,即使他不是下任楼主,你对他动情,他就该死,你牢牢记住,我的手下,要断情。我紧紧抿住嘴唇,不说话,这就是江月楼的月殿啊,面美心狠,为了楼主之位,可以杀死任何人的男人。


我不止一次的希望,我不曾做杀手,而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懒倚风屏,相夫教子,享受着平安闲逸的一生,可是我偏偏是这江月楼的莲,只听命月殿一人的棋子;又或者,我能控制住自己的心,纵使寂寞开成海,也不曾爱上这个魔鬼,就不会帮他杀死抚我长大的老楼主,不会南下诱骗江南,不会体会这背叛的羞愧,和失去的痛楚。他说的对,杀手忌情,本该忌情。我缓缓闭上眼睛,或许就这样死在他手里,也很好吧。我能感受到他的戾气,大概是第一次有人违背他,这个阴狠决断的男人。我扯出一个笑说:"杀了我".突然他狠狠摔开我,"莲,死最是容易的事,本殿准了,你就终身呆在这谷里。


月殿离开了,还是那么潇洒决绝的背影,正如杀死江南离开时一样,不曾回头,亦不曾手软。那是我见江南的最后一面,他血染满身,挣扎着对我说莲花,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戴上。。这只簪子是。。是极美的。。是啊,极美的,可是江南不懂,美人如刀,刀刀断人心肠。这场际遇缘本就是错误,是一场欺骗。我不过是阻挡江南回江月楼继承楼主之位的杀手,不过是为了我爱的人想从他身上寻回楼主之钥的骗子,这样的我如何奔赴江南赠给的这一场白首誓约。


我固执的把自己困在这里,看着熟悉的一切,年复一年,然后明白世界上很多东西不可挽回,譬如旧梦,譬如岁月,譬如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或是可以为你以江山为聘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