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唯美小说

夜巷

2022-05-24 14:36:01美文网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亮晃晃的,像一面银色的镜子搁置在岁月的边沿。梦瑶是沿着镜子边沿行走的人,因为隔得近了,那赫赫的白银边晃得有点赤她的眼睛。梦瑶小小的单人床靠着窗子,月光流水般流泻进来,浇濯到她银光泽泽的脸上,流溯而下,像一具冷的银面塑。在梦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亮晃晃的,像一面银色的镜子搁置在岁月的边沿。梦瑶是沿着镜子边沿行走的人,因为隔得近了,那赫赫的白银边晃得有点赤她的眼睛。

梦瑶小小的单人床靠着窗子,月光流水般流泻进来,浇濯到她银光泽泽的脸上,流溯而下,像一具冷的银面塑。
在梦瑶和莎莎小小的寝室里,刚好放得下二张单人床。一张是她的,一张是莎莎的。床中间横搁着一张书桌子,堆摞着几叠书,那月光便流过书流过书桌子静静的一直流泻下去,落到地上是浅浅冷凝的霜。
但是,梦瑶的思想是热的,她对莎莎说:你知道吗?剑出鞘的那一刹那是最炫亮的,但是抽刺出来的都是寒气,我今晚是中了月亮寒气的人,可能要害失眠症。
莎莎不以为然的说:你读那么多破书干嘛,说出来的全是病歪歪的话。
梦瑶嘻嘻一笑,她白皙的脸上长有一二颗红色的小豆豆,这时是俏皮的美人痣:我还要读我病怏怏的诗给你听,病坏你的耳朵。
莎莎猫一样的蜷缩了身体,往被子里一钻:那我趁早睡了。莎莎果然在月光玲珑中睡去,再亮的月光也是朦胧的,莎莎柔软的身体睡在一遍奇异的雾纱中,更加的柔媚妖娆,睡美人想起这三个字,梦瑶泛起淡淡的妒意。

杨戬是有女朋友的莎莎说。
梦瑶吃了一惊,回头去看莎莎,莎莎在睡梦中发出均匀的鼾声。梦瑶不禁一阵暗恼:要你在梦中也来提醒,你不也喜欢杨戬吗?你和我都是不着边际的人。因为杨戬有陶琳。
陶琳,杨戬的女朋友。一个有才有貌的小女人。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平日工作忙,每周末来杨戬这儿一次。
然而,杨戬和梦瑶和唱一支歌的短暂恋爱还是有的。在杨戬的单身宿舍里,他看着她,她看着他,那时他们是彼此世界里的唯一。他们静静的看着对方,在瞳仁这个小小的地方爱情被他们渲染得熠熠生辉,她相信他也那时一定是爱着她的,暧昧的纠结,幸福的苦恼,没有完结。

杨戬喜欢听满文军的《懂你》,深蕴低回的曲调像一支涓涓流淌的小溪,沾染着世俗芳香,那里有爱情誓言,也有天长地久。不过那样的天长地久是伪造的,虚幻的。当歌曲播放完了的时候,他们的爱情也好像就此咽了气。
再放一遍吧。梦瑶说,一切又得以重生,情感扶摇直上,梦幻绚丽开始,梦瑶又刻意把它调成单曲循环,这样他们的爱情才得以循环下去。这样无休止的缠绵着,誓言着,苦恼着,最终的最终还得曲终人也散。梦瑶回到她的现实生活,她的单一苦恼的生活,守着一支月光曲,守着要一天天渐至苍白了的怀念。哎,这该死的生活。梦瑶暗暗的骂一声。一场恋爱你可以记得多少年。梦瑶又问,仿佛她有很多问题,问不完,比喻她也会问:你还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但是她也不一定要有确切的答案,她问过,便是答案。杨戬没有回答,他是没有答案的,他知道,她也知道。他总是小心的避过一些东西,不要触及到她的自尊心,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会不动声色的顺其自然的过渡到下一件事。他们是老乡,也是远房表兄妹。他会问他们家乡的事,也会问到他的父母,问道他的姐妹,梦瑶会详尽的告诉他她所知道的,她对于他有时也是重要的,她只少这样的认为。她有时也会自己问,如果没有陶琳,杨戬是不是会选择她,然而,杨戬在没有认识陶琳之前,他们是认识的,青梅竹马想到这四个字,爱情对于她应该是一个讽刺。梦瑶在月光中只觉得一阵冷,大约是因为十月的天气里月寒的缘故。她蜷缩着抱住双臂,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脑屏幕上流动的歌词,源源不断的翻滚着涌出来,一波一波的,没了……又涌起来。

你有过吻吗?杨戬问,梦瑶摇摇头。杨戬静静地看着梦瑶,隔着一层层云淡的轻雾,梦瑶看见杨戬的眼光里有几分惊异和欣喜。月亮小巧的影子映到他黑深深的眸子里,是两轮弯弯的新月啊!他的好看的鼻子也沾着了溶溶月光的新锐之气愈发的高峻挺拔,他的脸很平整像平日一样不动声色,但是,梦瑶知道他这时是喜欢着她的。他平日不会问到他这样的话,她想是月亮惹得吧,她寒瘦的身体在月光中摇怜着,柔弱的娇美的是惹人痛爱的身体。他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觉得他满手都是月亮,一轮又一轮,弯弯的,尖对着尖,亲切的相容着,又尖锐的对抗着。他和她站在窗前,月光满满的照住他们二个,这个只有他们的月夜啊是如此的美妙……你有过初吻吗?那晚,梦瑶用杨戬的口吻问莎莎。
没有。莎莎正坐在床上看书,她简单的回答。
我,有过。梦瑶说。
你——有过?是杨戬?
梦瑶看见莎莎有疑问的眼神看着她,她点点头,说:是杨戬。
杨戬,他——吻了你?莎莎问,她的口吻里有一份颤泣,掉到她手里的书页上,书页也颤泣起来,她用力按住书角,像按住一只要爬走的虫子,在她的手心里剧烈的挣扎着。
是的。梦瑶说,你知道吻的感觉吗?那是一种巅峰,无与伦比的美妙,太美妙了。但是,我们只有吻。梦瑶看不见莎莎的神情,她在自己的热烈里奔跑着,跑得太快了,听不见回音,她不得不停下来,回头去看莎莎。
莎莎没有出声,她的眼睛僵直的看着书。睡吧,很晚了。莎莎丢下书本,倒头而睡。
莎莎,睡了?梦瑶喊了一声,莎莎未回应,有一些均匀的呼吸声似有似无。
莎莎知道自己没有睡,一些乌云块一样的东西浩浩荡荡奔涌而来,铺天盖地席卷着,像狂风,像暴雨,而她只是一个在暴风雨中无助的人,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汩汩的流趟着,她无声的哭了。她的手死命的抓着胸口的衣服,一颗心像要掉出来。
这么快就睡着了。梦瑶无奈的笑。梦瑶一个人没有了意思,也躺下去睡了。然而她在兴奋中睡不着,很晚的时候她睡着了,睡意朦胧间,她很快的做起了梦,她梦到了杨戬,站着她的床前浅浅的笑看着她。很幸福的样子,梦瑶也笑了,她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他暖暖的伸手过来要握住她,却是微微的冰凉。她一惊吓,醒了。如水月光下,她看见一个白衣白裤脸上蒙着白布的人站在她的面前,只露着一双黑深深的眼,在月光下闪着幽邃的光芒……
啊——歇斯底里的一声长叫,梦瑶本能的抓住被子盖住头,在被子里只能是一声比一声高的尖叫。巨大的恐怖充斥着她整个小小的心房,她早已大汗淋漓,浑身酸软。
一切都无声无息,过了很久也无动静,她颤抖着揭开被子,眼前什么也没有,就像一场鬼影子来得快也去得快。她跳起来,三步二步跑到莎莎的床上,钻到她被子里:莎莎,有人,有人。梦瑶语无伦次的摇醒莎莎。
莎莎醒过来,一脸困惑的看着梦瑶,说:什么人?
我看见一个人站在我床前,蒙着脸,白衣白裤。梦瑶忍不住牙齿打架,牙根都是冷的。
莎莎抬手打开灯向屋子角角落落看一圈,没有啊。你做梦了吧。
不是,是真的,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梦瑶像冬天风中的菜叶子。抖抖索索的。
莎莎毕竟胆子大,跳下床,屋子四周巡视一圈,什么也没有,又看看门,也好好的,莎莎回头看一眼梦瑶,怪她大惊小怪。梦瑶不自在,一会儿的时间里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噩梦。
莎莎满脸冷谈的说: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梦瑶回到自己床上,可是她怎么也不敢睡,老想着那白衣飘飘的鬼影子,一个人在月色中恐惧了大半夜,后来终于疲惫的睡着了。整个上午她都闷闷不乐。她一直没有能够遇见杨戬,虽然她很想遇到他,告诉他她昨晚的遭遇,把她的恐惧告诉他,希望得到他的安抚。然而,他好像消失了,像白影子一样消失的诡秘而彻底。
杨戬今天去陶琳那儿了,陶琳生日。对面办公桌的胖女人流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那眼神是明白的暧昧,那是一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打着顿号停在那里。梦瑶觉得自己是脸红了,这个胖女人的目光那一刻是那么的犀利,像一把刀削刮着。斜对面的莎莎乜斜眼睛看了她们,又攸的收回了目光。她的眼锋里也尽是刀削子,莎莎的脸是倒三角,下巴是尖利了些,但是她的额角是宽阔的饱满的,有着明媚青春的光焰。她不笑,是美艳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