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唯美小说

夕阳已落道

2022-05-24 14:44:58美文网
19岁那年她刚升上三年级,家道中落,父亲因为生意失败负债逃到广州,扔下她们母女两人在那个最南端的海滨小城面对债主粗劣的讨债。寒假的一天,妈妈哽咽着对还幻想爸爸回来的她说,妞,我们要搬家了,搬回乡下。那时,懵懂天真的她隐约觉得生活开始有点不一

  
1
9岁那年她刚升上三年级,家道中落,父亲因为生意失败负债逃到广州,扔下她们母女两人在那个最南端的海滨小城面对债主粗劣的讨债。
寒假的一天,妈妈哽咽着对还幻想爸爸回来的她说,妞,我们要搬家了,搬回乡下。
那时,懵懂天真的她隐约觉得生活开始有点不一样,最让她难过的是要和刚认识的两个好姐妹分开了。
晚上,她趴在桌上用手捂着嘴巴哭得很厉害,眼泪像珠子般簌簌的落下,不时回头看一下门口的动静,她怕妈妈知道。当时她伤心的想,她们还会记得她吗?
第一次知道悲伤的滋味是在那时候开始,第一次学会无声地哭泣也是在那时候开始。
之后,小姨带着表弟来帮她们搬家,东西很多,摊在地上一片狼藉。她像往常一样笑着和表弟边打闹边收拾,可是她还是收拾得很认真,握在手中的东西摸来摸去,想着该不该扔。到后来发现无论是手脚残缺的娃娃还是破旧到没了盖子的钢笔她都不舍得扔,住在这里那么久,忽然感觉东西多得理不过来,每一件都烙上回忆的印记扔掉它们就像要她忘记在这里哭笑打闹过的生活。
小姨看她认真的收拾东西,说,妞真可怜,要搬回乡下住。
她像以前那样笑得没心没肺,那时她还不知道乡下是个什么概念,更不懂体会可怜的意味,只是背过身后眼泪就在笑着笑着时落下。
她也不知为什么,为什么小姨说那句话时语调低低的就像被熄灭的蜡烛黯淡无光,为什么她感觉自己显得无比弱小无力。
九年,在这个临海的地方住了九年,她来到人世在这里落地的第一声哭泣,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好奇的睁眼张望,她调皮捣蛋的在房子雪白的墙壁上落下的第一个黑黑小小的掌印。。。。。一切的一切带着最纯最透彻的色彩把她九年的童真覆盖,她最烂漫天真的童年。
出现在生命里的很多事注定不是一颗流星划空而过那么简单,那些或悲伤或快乐的事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可是出现在你生命里就像一颗透彻的玉石被碰触裂成一道瑕疵,不能愈合也掩饰不了,你只能带着你的伤继续过略带忧伤且不完美的生活。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晚连夜搬家回乡下的情景,暮色渐散,黑丝绒般的天空已经慢慢退成靛蓝,邻居家有袅袅炊烟蜿蜒着向上,院里公鸡也醒了正咯咯的一声一声打着早鳴。
奶奶坐在藤椅上显很不耐烦,眯着眼睛絮絮叨叨,怎么都搬不完啊,一个家花那么多钱干嘛。
天边露出鱼肚白时,大件小件的东西终于搬完,装了满满一屋子,乡下那间祖屋忽然显得拥挤零乱。她就站在门口发呆,愣愣的看着东西塞满屋子,听着奶奶有一句没一句的骂作孽啊,心里欲哭无泪。
东西真的好多,以前那件四房两厅的商品房怎么就装下那么多零碎东西。
躺在床上,她迷迷糊糊中看到妈妈疲倦得微曲的身影向床边走来,隐约中感到有低泣声缠绕耳边,她似乎看到窗外天色全白带着阴沉的气息压得天地明亮不起来。
乡下的寒假过得平静且悠长,这种日子很久不曾出现,自从爸爸生意失败欠下巨债,家里隔三差五就有债主上门讨债吵闹不停。她记忆最深的是债主那急乱的敲门声总让家里人神经紧张,大人们会捂着她的嘴不让出声然后关了大厅的灯拖着她跑去房间里躲债。
那段日子经历的时间不长可一直让她耿耿于怀,让人神经紧张的敲门声让人心寒的讨债声,仿佛巨大的黑布罩在她生活里,她不能忘记甚至无法摆脱。
她对这个世界的戒备,也许就是在那段被讨债的日子里产生的,她与人的疏远,也许就是在那段几乎与世隔绝的乡下生活中慢慢养成的。
生活从爸爸欠下第一笔债开始一下从云端跌落地面,她的童真从她学会皱眉开始也消失殆尽。
开学的日子临近了,爸爸隔着千里的电波让她回镇上读书,毕竟村子真的太偏教学条件差,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以前柔弱的妈妈一下变得无比坚强干练起来,一边忙着为她办理入学手续一边和姑姑忙着在镇上找房子安顿。
她真的没有见过那样的妈妈,以前出门总有佣人陪在身边打点一切现在即使夜深了也是自己一个人坐夜车从镇上一路颠簸回村里。
晚上妈妈借着昏暗的小灯泡翻着旧时的照片,她坐在旁边的板凳上托着腮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会不会不知我们搬了找不到我们?
一大串问题,妈妈只是静静听着不语,嘴角扬起15度的温暖微笑,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
被人讨债那段时间妈妈常哭,被逼到走投无路时拿纸巾擦着眼角的泪对爸爸说要抱着她从楼顶跳下去,这样就什么也可以不管了。搬家以后,妈妈不常哭了,很多事只是咬着牙自己默默忍受,眼角布满疲惫。
那时,乡下的通信不普及,妈妈每天都要走十几分钟的路到集市上的小商店和爸爸通电话,风雨无阻,聊她的学习聊乡下的琐事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可是通话时间总不过10分钟,每次聊到最后妈妈总说,话费贵就这样了。这就是妈妈独自带着她生活的动力。
很多年以后,妈妈说起那段日子总是带着玩笑的口吻,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以前出门都不用分东西南北自会有人给她带路,水电煤也不用操心,现在一个人什么都会做,就算让她去北京,即使不识路只要问一下人爬也能爬到那里去。
语气那么轻松,仿佛说着别人的事,可是她知道这些话的背后带着怎样的辛酸有着怎样的执着。
一个从小衣食无忧的城市女生,因为一刻的悸动就为一个平凡的农村男生许下一生。他们不顾外人门不当户不对的眼光,执意相守,一起经历贫穷困苦,一起遭受别人的冷言冷语,互相取暖安慰鼓励。他们一起抚着对方的双鬓,看着对方由青丝变成白发由朝露变成晚霞,一路过来无怨无悔。
有时她想,那段颠沛流离的生活到底给了她什么,孤僻阴沉的性格?还是迷茫自卑的人生?都不是,那段生活带给她的是一个叫窦喆的男生,一段至今遇到过的最单纯感动的爱恋。
很多年以后,她经历人世的分分合合不计其数,最终她知道自己希望过最平凡的生活,有父母那样平淡长久的爱情。相遇的他和她,不相望,不相忘。
2
这个速食的世界里,所谓海枯石烂的爱情两厢厮守的承诺至死不渝的忠贞仿佛在说一个个可耻的笑话,谁会为一刻的心动坚守一生?
除了她是个例外,没有谁给过她承诺,没有谁许她爱情,可是她却愿为别人无条件的奉上整颗心。
还记得那天的初见,阳光刺眼夺目,她初来新环境面对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显得无措慌张。
偌大的校园,她找不到报道的教室乱闯乱撞迷失在人群中,周围的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最后她只能停下脚步无助的把手掌放在眉宇间挡住阳光的照射,让汗水顺着她的脖子流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像一只落单的大雁,迷茫不知去向,和周围格格不入仿佛被世界抛弃。
也许从爸爸欠债弄得众叛亲离开始,也许从她走不出阴影开始,又或者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逆着阳光,眼角嘴角15度弯弯向上,深深的小酒窝把她吸进他的温暖里。
这个世界真的会有阳光般的男孩,身上散发温暖的味道。
他说,你找不到教室吗,我是三年级(1)班的,你呢?
她说,我也是。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哑仿若自语。
她以为他听不到,因为他把身子压低了点,很努力听她讲话。可是当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她看到他脸上的笑意更深,眼睛都弯成新月形,他的手指指着旁边一排整齐的小平房说,我们的教室就在这里。
他和她同一个教室,同一个班级。
初次相遇,她对他的印象止于一个热心的同学为自己指路,连初来乍到记住的第一个名字是他的也是源于偶然。第一次点名时老师把他的名字念成窦吉吉,他带着他的小酒窝刷的站起来纠正,弄得全班哄堂大笑。那时50多岁的班主任尴尬的扶了扶眼镜清了下嗓子纠正,应该叫窦喆,那两个吉吉写时不注意分得有点开。这位教语文的班主任还狠狠瞪了眼帮他抄名单的那位同学,嘴里嘀咕,写字像狗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