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唯美小说

普罗旺斯的约定

2022-05-24 14:54:16美文网
高中即美好又纠结的两个字,那时的自己整天想着的是如何快点度过高中这难熬的三年。现在回想起来,那三年是那么的让人怀念,让人难以忘怀。 记得刚进高中时,那时的我因为太晚到课室,所以大家都已经选好了座位,只剩下第一排的座位了,只好在众人的注视下走

 高中即美好又纠结的两个字,那时的自己整天想着的是如何快点度过高中这难熬的三年。现在回想起来,那三年是那么的让人怀念,让人难以忘怀。
 记得刚进高中时,那时的我因为太晚到课室,所以大家都已经选好了座位,只剩下第一排的座位了,只好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教室,在仅剩的位置坐下。第一次的自我介绍是英语老师在晚自修上要求同学们用英语自我介绍。那时的我用最洪亮的声音将自己的名字,希望能够被大家记住。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让你将我记住了。
 时间飞逝,高一在我上课睡觉,下课泡吧的方式下溜走了。我理所当然的迎来了我的高二。在机缘巧合下我们成了好朋友。我说希望以后去普罗旺斯来个偶像剧般的艳遇,最好是我的白马王子,想象着在一片紫色的花海中与自己的王子相遇,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啊!何况,紫色薰衣草的花语就是等待爱情,而我在那等到了我的爱情。哇,想想都很美!在我27岁生日那天,我一定要去普罗旺斯碰碰运气。你打击我说,就你这样还想有艳遇?人家近视度六百也看不上你吧!还等待爱情呢,那干嘛不现在抓紧啊,要等到以后,真不知道你们女生脑子里装些什么,尽是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说你懂什么啊!没情调的家伙没发言权。你说我才懒得和你说,白痴女一样!我说你才是没情调男。
 日子在斗嘴和学习中一天一天的流逝,你不屑我的普罗旺斯的理想,我不屑你的没情调。高二下半学期,,由于我的成绩差到人神共愤了,你无奈之下和我坐在一起,帮我辅导。你老是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说你脑子怎么就能笨到这程度呢,这么简单的题讲那么多遍都还是听不懂,真想把你脑子解剖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我更火大,本来就听不懂,我有认真的学,可就是不会,我有什么办法,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我不愿意学好一样,我脾气也就跟着上来了,朝你吼道我不想学么,我就不想一听就懂么,谁愿意总是课后辅导,一天到晚对着自己讨厌的东西,你不想教就不要教了,我没求着你教我,你教得不乐意,我学的更不乐意,最讨厌你这虚伪的人了,明明就不想教我,干嘛还要硬在这教啊!把书扔在桌上,转身走出了课室。真的很生气,并不是我不行想学好啊,凭什么这么说我啊,就仗着他有颗比我好使的脑袋么,那有什么好自豪的,还不是遗传的,心里非常的不愤。莫名的眼泪流出了眼眶,我赶紧用衣袖擦干,我才不要因为他的几句话影响我,才不要。
 之后的几天我们两个都没有理对方,谁都没有先打破这份沉默。突然发现我们好像从来没有那么久不和对方说话,无论怎么吵他都不会不理我,虽然每次和我说话都是会让我气个半死,可是,尽管如此每次他说完我就有回击他的动力了,心情也会莫名奇妙的变好。而现在,唉,在心里默默的叹气。。。。有点不习惯了。
 而卓梓舰心里也不好受,本来就是无心之说,却把橴溪惹生气了。虽然说以前也会生气,可这次明显就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是真生气了,他根本就想不到要怎么去哄她,去道歉。如果想以前那样,只怕会把她惹的更气。所以只好什么都不说也不做了!
 就这样,两人在沉默中度过了一星期、、、、、、、
 晚自习,橴溪右手紧紧的抓着钢笔,左手撑着下巴,双眼狠狠的盯着物理练习册。这个姿势维持了整整半个小时也没动。卓梓舰看见橴溪宁愿自己闷着也不愿问自己,心里又气又难受。最后还是凑过去问她哪里不会,用不用帮忙。橴溪看见他凑过来和自己说话,一脸的惊讶。她还以为他打算以后都不理她了,他们会变成平行线了,没想到他又理自己了,心里激动的在打鼓,眼里的泪也在酝酿。好不容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回了个恩字。就这样两人的关系慢慢的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只是,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过那次的事。
 时间就像个小偷,在你不知不觉中把所有的东西都偷走。毕业后,橴溪考上了南方的一所普通的大学,卓梓舰考上了一所北方的重点大学。毕业后走的那天,卓梓舰去火车站送了橴溪,不过两人都没有把心里的那份感情说出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说了些这两年来两人相处时的一些趣事,然后又说到了普罗旺斯。橴溪看着卓梓舰,笑着但眼神坚定的说无论你对我普罗旺斯的梦有多么的不屑,在27岁生日的那天,我一定会去我梦中的伊甸园。
 春去秋来,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在这十年里,两人没有见过面,只是偶尔的通过电话聊天或视频来了解对方的情况,遇到困难时互相的调凯,互相的开导。
 这一天,橴溪站在了自己梦中的伊甸园,回忆如涌泉般的浮现在眼前,感觉就像是昨天。张开双臂感受着薰衣草淡淡的香味,她告诉自己,今天过后她会放下那份感情,今天是最后一次的怀念那份从未有过开始的感情了。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下来点显示,她笑了,阳光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光,那样的美,像天使般。她接了电话说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其实这几年,只要是她的生日,他都会打电话给她,还会邮寄礼物给她,她很满足了。卓梓舰没回她那句话,只是笑着说生日快乐。声音中带着点男性特有的磁性,很好听。她回了句谢谢。他问她那时候说的话算数么。她问他什么话。他说如果27岁在普罗旺斯有人想你求婚,你会嫁给他。她笑着说当然算数,只是那种几率小到我不敢奢望。卓梓舰对着电话说橴溪请转过身向后看。橴溪慌忙的转过身,惊讶的看着站在身后薰衣草花田里的卓梓舰。他穿着身白色西装,很合身,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闪闪发亮,微风吹过,发丝在风中飘动带起一片的薰衣草爱情美好的味道。卓梓舰对着橴溪说:嫁给我吧!湛蓝的天空被紫色的薰衣草花田印成了满空的紫色,空气中弥漫着爱情甜甜的味道、、、、、
 最后还想说,如果你有一份真挚的爱情,那么请好好的珍惜,相信世间有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