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心情日记

诛仙新编 & 七

2022-05-23 12:57:15美文网
(四) 九霄塔。 帷幔深深,影影绰绰。 四周有幽幽的香气弥漫,微弱的烛火照着床上绿衣少女惨白的脸,只见她双眉紧锁,额上冷汗淋淋,仿佛坠入了什么极痛苦的往事之中,喉头嘶哑,却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发不出一点声音! 云霓

(四)

九霄塔。

帷幔深深,影影绰绰。

四周有幽幽的香气弥漫,微弱的烛火照着床上绿衣少女惨白的脸,只见她双眉紧锁,额上冷汗淋淋,仿佛坠入了什么极痛苦的往事之中,喉头嘶哑,却仿佛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发不出一点声音!

云霓裳看了看床上的少女,微一凝眉,双手结印,白色的光晕从她芊芊十指凝出,点于她额前三寸之处。

半晌之后,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凝目瞧着床上的少女,细长的凤眼之中渐渐流露出一些古怪又不忍的神色,她叹息一声,举袖将她额前汗湿的发拨开,细细擦去她脸上的泪痕与汗珠,却冷不防被她抓住了手臂,她十指修长,用力之大,指甲已深深嵌入了她的肌肤!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点希望!

周围万籁俱寂,只有这少女喉间嘶哑着仿佛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得传来,云霓裳忍着痛,听不清楚,微微俯身向前凑向她一张一合的唇,只听见她反反复复只说着一句话。

“小凡……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爹,为什么要骗我……”

这死寂一般的黑夜里,摇摇晃晃的烛火仿佛在垂死挣扎着,映在墙壁上忽明忽暗,最后倏得一声,再做不得任何反抗,四周陷入了一片沉寂。于此同时,却蓦地亮起一道青色的光芒,微弱的青芒从男子根根骨结分明的手中亮起,仿佛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青色光芒缓缓聚集在少女的额间,照亮了少女痛苦的脸庞,在这静谧的黑夜里,原本美丽的容颜也因为痛苦和沉沦显得扭曲又隐隐有些可怕,点点光芒随着他手指的张合,一点一点慢慢注入她额间。

她腰间的金铃忽得颤抖起来,响声大作,不停的撞击铃壁,仿佛感应主人的心思,要冲破这命运的枷锁破体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

云霓裳忽觉手臂上的痛楚稍轻,紧紧掐着她手臂的五根手指,一根根慢慢放开,竟缓缓无力得垂了下去,金铃声也慢慢低哑下去,归于平静,再无一丝声响。

床上的少女痛苦神色稍减,呼吸也渐渐平稳,寂静的夜里,只有她静静柔和的呼吸之声。虽脸上已无痛苦之意,却仿佛陷入了永久的长眠之中!呼吸声虽可闻,身子却没什么活人之气,骨子里腐朽的气息慢慢从房间里弥漫开来。

仿佛这沉浮人间,已没有什么值得眷恋的人和事,只有在幽幽梦境之中,才能稍微方下心中的痛苦和愧疚,得到片刻的安宁。

云霓裳突得转头看去,脸上蓦然变色,失声道:“主上…………!”

床边的男子似乎毫无所觉,一身月白色的道袍无风自动,虽隔着一张白玉面具,却仍然感觉到他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少女,目光所向之处,正是她腰间的金铃。合欢铃上流光溢彩,仿佛少女多情的眼眸,正注视着这个世间。

碧瑶自被秦无炎从焚香谷救回鬼王宗,第一个映入她眼帘的便是秦无炎略显苍白的面容,上面隐隐约有一丝笑意。不知怎得,笑容看起来竟有些疲惫。碧瑶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周围自己的闺房,那时她沉睡十年初醒,因一直躺在寒冰床上,除了身子僵硬大为不如从前以外,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使不上一丝力气,她看了看秦无炎,想问问他为何在此?想问问小凡在哪里?正当她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却忽然觉得鬼王宗隐隐有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心里竟有些隐隐的恐惧。

当下也不管秦无炎的阻拦,便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冥冥中仿佛有着什么指引着她前行,秦无炎看着她踉跄的背影,面上有些不忍又有些悲悯,跨出一步想要阻拦,却终是停住了脚步,慢慢合上双眼,叹息一声,紧紧跟上。

鬼王宗宗主的卧室在长长的走廊尽头,碧瑶一步步走着,四周冰冷的又带着血腥的味道仿佛无论多久都不会消散。是了,以前的鬼王宗纵也不算热闹,但是春天有泼墨的茶香,夏日有清凉的池水,秋时有山外茂密的果子,冬日有暖暖的炉鼎烧的火热。可现在她举目望去,四周一片冷清,鬼王宗内断垣残壁,仿佛被无数次狠狠摧残过一样,四周也不见弟子,连一直跟在身边的野狗,也是不见踪影。

她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心里却只有一个疑问,幽姨与青龙大哥呢?他们知道自己醒了,为何不来看自己呢?

终是来到鬼王宗宗主的卧室前,碧瑶的手停在了门把之上,身子微微颤抖,仿佛心中有所预兆一般,慢慢握紧,却又放开,似乎这也需要耗尽她所有的力气,她五指弯曲,却始终无法推开门去。

黑暗中,一只温凉的手慢慢握住了她的,陌生的男子气息像她扑卷而来,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紧握她的手,慢慢推开面前的房门,仿佛推开了她往后一生的命运!

房间里敞亮的光芒有些刺眼,让久在这黑暗中的她无所适从,耳边却想起往日熟悉的呼唤之声,那个从小待她如母的女子,紧紧的抱住了她,仿佛她从未沉睡,只是久出未归,如今归来,家人早早准备好的埋怨到了口中,也只剩下了哽咽着呼唤孩子的名字,紫衣女子脸上的珠泪随着笑容滚滚而落。

碧瑶紧紧拥住幽姬,目光却随着她的肩膀往上看去,她整个身子似乎僵住了。

幽姬突然觉得怀中少女本就略带凉意的身子突得变得冰冷又僵硬,这是少时碧瑶从草庙村山洞里出来,每日每夜的做噩梦,她紧紧抱着她的身子时的感觉别无二致。

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前方三丈之远,正是一方灵牌。

古朴又普通的牌位,与鬼王宗历代先人的灵位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

圣教鬼王宗第四十二代弟子——万人往之灵位。

王图霸业,转瞬成空。

死后命归黄土,守一寸之地,与平常人又有何异?

碧瑶的声音低低的传来,仿佛用尽她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

“是……是谁……?”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青龙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仿佛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他缓踏前一步,却被幽姬紧紧抓住了手,她抓的这么紧!眼神里竟有些乞求之意,朝着青龙轻轻摇了摇头。青龙闭目叹息,仿佛再也说不出话来。

“张小凡。”

幽姬看向后方发声之人,眼神里都是恼怒。

秦无炎眼眸平静,不惊不惧。一双眼睛,只深深的注视眼前的少女。

碧瑶的身子晃了晃,仿佛最后一点侥幸也荡然无存,天旋地转之中,耳边响起的是岁月中少年炙热又真挚的表白。

“碧瑶,我喜欢你。”

“你要是喜欢吃,我天天都烤给你吃。”

“你要是愿意脱离鬼王宗,我自然愿意离开青云门。”

骗人的,全是他骗人的。

此后,碧瑶生了一场大病,发起了高烧来,碧瑶在这重复的噩梦里,仿佛一度又回到了九幽炼狱一般。

梦中,一会儿是娘亲拿着匕首一块一块把身上血淋淋的肉割下,无论她怎样悲戚哭喊,仿佛都不为所动一般,直到剩下森森白骨。一会儿是父亲将她从幽深的地底救上来,紧紧抱在怀中,当看见母亲尸体的时候,却迎面一掌向她当头劈下!一会儿是张小凡温柔又羞赧的笑容,说着愿意为她离开青云门,却拿着贯穿她身体的诛仙剑,狠狠的刺入她父亲的身体!

痛苦的回忆交相更迭,让她觉得一生那么短,却仿佛又那么长。仿佛比在阎罗中每日受烈火焚烧还要痛苦万倍。

幽姬望着床上在回忆里痛苦挣扎的少女,颤声道:“若非那秦无炎多嘴!”

“难道你想瞒她一辈子吗?”青龙抚摸着少女滚烫的额头,抚去她滚烫的泪珠。

“无炎能救她一次,却救不了她第二次,这一劫……只能由她自己过。”

幽姬怔怔的看着床上的少女,窗外暮霭沉沉,黑夜即将来临。

天可怜见,在青龙和幽姬的照顾下,她渐渐退了烧,恢复了意识,慢慢睁开了双眼,可整个人仿佛一个破败的容器一般,只剩下躯体在行走,神识却早已不在身上。

自她醒来之后,不吃不喝,整日关在自己的房中,无论幽姬如何劝说,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眼见已是第七天,青龙看着床上的少女,她整个身子都蜷缩在被褥之中,仿佛不想再去外面的世界看上一眼。

他冷冷的看着她。

“你的命是无炎救得,若你想死,得问他答应不答应,他现在已是不行了,你不去看他最后一眼吗?”

床上的少女身子微微一抖。

却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房间里一片死寂。

过了一会儿,只剩下青龙离去的脚步声。

一声一声,仿佛踏在她的心头!

她缓缓移开被子,静静的坐了起来,慢慢得走了出去。

鬼王宗大厅里灯火敞亮,秦无炎面如金纸,青龙手掌抵住秦无炎的后背,一道道光芒进入他的身体。

青龙耳边是秦无炎静静的声音:“大哥,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九寒凝冰刺是何等神兵,你要是为我疗伤,被这寒气噬体……”青龙却仿佛习惯了一样,不发一语。秦无炎突

得笑了:“大哥何须如此?无炎一生,从未做过后悔之事,只是略有遗憾罢了,我此一生,有你这样的兄弟,有可以记挂的人,也算是不枉了,可惜碧瑶最后一缕魂魄还禁锢在合欢铃中并未入体,以后怕是……”

碧瑶在角落中木然的看着自己腰上的金铃,抬头注视着光影中秦无炎的脸庞,仿佛与他从未相识。

自小被万毒门下了毒蛊,日日锥心,无一日快活自由的日子,唯一救他的师父,也从来只是利用他,并无半分真心,这样的一生,比之自己,比之世上千万之人苦上百倍不止,又何谈不枉二字呢?

她站在阴影里,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羞愧。

“大哥你疯了吗!”秦无炎惊恐的声音蓦然在这大厅里响起!

只见乾坤青光戒光芒大盛!仿佛凝聚了青衣男子毕生的功力,比先前更胜百倍的光芒,正疯狂的像秦无炎体内涌去。

秦无炎骇然之下,竟是晕了过去,碧瑶正要一个健步冲出,却见紫芒一闪,幽姬面上也是同样惊愕之色,高声道:“青龙!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青龙另一只手已堪堪挡住了朱雀印的光芒。手中的乾坤青光戒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

碧瑶在远处看着从小到陪伴她到大的男子,她记忆里的青龙大哥无所不能,意气风发,仿佛永远都不会老去。无论她提什么要求,都会一一答应他,少时幽姬不在鬼王宗的日子里,夜晚她害怕睡不着觉,青龙强逼她自己面对,无论她怎样哀求,都不愿意看着她睡,而有一天她半夜睁眼的时候,纸窗外,静静站着的是他的影子。

从此她慢慢的不在害怕这寂寞清冷的夜晚,可是此时此刻,她朝前望去,他仿佛一下子老了一般,眼神里竟都是疲惫,他当年站在窗外的身影,仿佛像血一样划在了她的心头!

可他的声音确是说不出的坦然与释怀,仿佛生死之间,也只是等闲之事。

“我这个兄弟,虽然嘴上不说,确是最想好好活命的那个,如果这次真的救不回他,黄泉路上,我两相伴,到也没什么可惜的。”

“你要是一直给他这样输内力,也是于事无补,除非找到……”

“我知道,可是天下之大,我两要是还要离开鬼王宗去寻那聚灵印,恐怕青云门的人如果再来围剿,怕是鬼王宗也保不住了,如今他们忌惮我们,怕是不会贸然行动,再说碧瑶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下她不管。”

碧瑶的目光从秦无炎惨白的脸移到青龙坦然的神情上,再看了看幽姬着急无奈的脸庞。这些人,都是用生命在保护她的人,而如今,她一手将他们推到了这样的境地!

此时外面云破天光,清晨第一缕阳光斜照进了鬼王宗大厅,将黑暗的夜逐渐驱散。

她再无犹豫,踏前一步,朗声道:“幽姨,青龙大哥,我一定会取得聚灵印回来,你们一定要等我!”

她再见到野狗的时候,他正从外面进来,脸上不知怎得,有些伤痕,嘴上骂骂咧咧,嘟囔着什么没良心这类的话语,碧瑶看了看前方正是几个鬼王宗弟子四散逃命的样子,已是心下了然。

这残酷人间,为保自己性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又有什么好指责的呢?

野狗看到了碧瑶,脸上满是惊愕与喜悦之情,碧瑶静静的听他诉完了喜悦之情,张口道:“带我去张小凡十年中在鬼王宗住的房间。”声音平静又是坦然。